? 卷六 奏雅 八十四、红颜渐老-上品寒士 ag亚游体育,ag亚游游戏下载|平台,ag平台客服|开户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八十四、红颜渐老

卷六 奏雅 八十四、红颜渐老2017-11-15 15:12:37Ctrl+D 收藏本站

????八十四红颜渐老

????孙泰,字敬远,琅琊人,世奉五斗米道,其祖孙秀为赵王司马伦小吏,甚有宠,玩弄权术睚眦必报,因与石崇争美妾绿珠而大动干戈,为司马伦谋划废太子杀贾后,可以说孙秀是八王之乱的罪魁祸首,时隔百年,孙泰孙恩叔侄又将要在三吴之地制造一次毁灭性的大动乱——

????钱唐天师道首领杜子恭以道术奉事帝王公卿,孙泰是杜子恭的女婿,也广交名流,孙泰七年前与陈操之一起列籍士族,随后出任东阳郡丰安县长,累升至新安郡丞,这些年孙泰一直未再遇到过陈操之,只知陈操之因军功越级超升,如今已是冀州刺史,官位远在他之上,孙泰虽意有不平,但也无可如何,这次孙泰归钱唐是因为兄长病逝,归来服丧,现守制已满,正欲回新安郡任职,却遇陈操之还乡,杜子恭都来迎接,孙泰岂好不来——

????陈操之与本乡父老寒暄,言谈甚欢,对杜子恭尤为恭敬,对孙泰也是客客气气,见孙泰身边有一个六七岁童子,便问:“这位小郎君是谁家子弟?生得灵秀。”

????孙泰忙道:“这是舍侄孙恩,因家兄病故,无人管教,便带他去新安。”

????陈操之多看了这童子几眼,心道:“此子三十年后祸乱东南,造成三吴人口锐减百万,堪称煞星临凡,我又该如何防患于未来?总不能因为尚未发生的事而诛杀无罪的童子吧,那也太拙劣无能了。”

????当日傍晚,冯梦熊宴请陈操之一行,钱唐名流济济一堂相陪,陈操之的从兄陈昌参加了宴会,陈氏在钱唐城也置有房产,陈昌以为十六弟次日一早便会与他一道渡江回陈家坞,不料陈操之却说要在县城耽搁半日,陈昌便先回去报信,慕容钦忱和小仲渝要等着和陈操之一起回陈家坞。

????五月二十六日辰时,陈操之备礼物去城北拜访杜子恭,杜子恭对陈操之首先来拜访他深感意外,杜子恭虽说名动公卿,但陈操之却一直未对天师道表示过崇信,这次郑重来访,必有缘故——

????陈操之在杜氏别墅的天师道道场一一参拜了三官帝君,然后与杜子恭入静室密谈,杜子恭自卢竦叛乱之后,一直深居简出,以避祸端,陈操之却偏从卢竦叛乱说起,又历数自东汉张鲁以来天师道多次被利用叛乱,杜子恭惕然无语,不明白陈操之意欲何为?只听陈操之话锋一转,说道:“杜师乃当代最有声望的天师道首,有济民救民之德,岂无感于天师道教义混杂粗陋浅薄戒律废弛流弊日多乎?”

????杜子恭试探道:“杜某诚有感于此,愿陈刺史有以教我。”

????陈操之道:“皇帝对杜师极是尊敬,有意设立天师道总署,以杜师为大祭酒,掌管国家天师道事务,以免为奸人利用道众反叛,而委杜师以重任。”

????出京前,陈操之曾就天师道之事与皇帝司马昱和王彪之王坦之谢安诸人商议过,咸安元年的卢竦叛乱让东晋君臣心有余悸,觉得天师道众经常大规模聚集,很容易被别有用心之徒煽动作乱,所以委托陈操之这次回钱唐与杜子恭合议,陈操之有便宜行事的权力——

????杜子恭虽在民间很有影响力,但毕竟不能在朝堂上立足,他挟道术游走于公卿之门,自然也是有名利之心的,听得可以作为朝廷正式承认的天师道总署大祭酒,不禁意有所动,口里谦辞道:“杜某老朽矣,不堪此重任,请陈刺史另择有道之士,杜某举荐明圣湖畔初阳台的李守一道长——”

????杜子恭自然知道李守一与陈操之的关系,初阳台道院等于是陈氏的私家道院,陈操之要扶植天师道大祭酒,为何不推李守一而要力荐他杜子恭?

????陈操之诚恳道:“初阳台李道长虽然修道有成,但如何比得杜师道术精深,声誉更是远远不及,在下力荐杜师实是为天师道前程着想,杜师肯担当此任,实是天师道众和江东百姓之福,在下有几点设想,杜师总领天师道,应去除不合事宜的旧教规,制订新的科范礼仪道官教义,既要礼敬三官,更要忠君爱民,加强戒律,不得煽动民众闹事,如此,杜师必成天师道自张祖师以来最杰出的道首,当惠泽后世。”

????杜子恭心知陈操之要奉他为天师道总署大祭酒,必有所图,现在听陈操之所言,肃然起敬,陈操之并非为己谋私利,也并非要打压他和天师道,杜子恭传道多年,深知天师道的流弊,比如男女合气术,卢竦事败后,男女合气术多为人诟病,朝廷已明令各地天师道不许聚众宣讲男女合气术,这些改革也是有必要的,有朝廷支持,改革天师道教义和斋戒制度当顺利进行,当即道:“既然陈刺史不以老朽衰弊愚陋为嫌,那老朽愿意一试。”

????陈操之深施一礼,感谢杜子恭,说道:“那就请杜师略事准备,下月底我与杜师一道入建康觐见皇帝。”

????孙泰孙恩之所以能发起天师道叛乱,是因为士族土地兼并严重,百姓困苦,而且天师道教义在未吸收儒家“五常”观念之先,很容易被野心家所利用,陈操之现在要做的就是改革天师道,让天师道与儒家礼度相融合,这是治标,而治本就是要解决土地兼并的问题,让广大民众不至于贫困到流离失所,老百姓有一口饭吃,就不会受煽动造反——

????杜子恭亲送陈操之出别墅,看着陈操之带着随从策马而去,对侍立一边的孙泰说了陈操之邀他出任天师道总署大祭酒之事,孙泰疑惑道:“陈子重莫非另有所图?”

????杜子恭道:“不要多虑,陈操之神气甚正,其福禄和寿命更在桓温之上。”

????孙泰吃了一惊,桓温权倾倾朝野势压皇室,福禄寿更胜桓温,那岂不是说陈操之要篡位当皇帝!

????杜子恭瞥了孙泰一眼,说道:“莫要胡乱猜想,桓温虽然位极人臣,但子嗣不佳,身后凄凉,陈操之胜过桓温的就是指这些。”

????……

????当日午后,陈操之带着慕容钦忱和小仲渝从枫林码头渡江,对岸已经是车马填途,陈家坞族人都来迎接陈操之一行,自前年八月底离开陈家坞,又已近两年,夫妇父子聚少离多,思之惭愧——

????两年前还不会走路不会说话的小菲予此时已有两岁半大,身高几乎赶上阿姊芳予,细长的眼睛很象其母谢道韫,笑起来分外娇美,因为谢道韫尚在海边督建港口,还未赶回来,小菲予是由柳絮和因风带着来的——

????葳蕤牵着伯真小婵牵着芳予,两个年未满四岁的小孩儿竟然还记得爹爹,在娘亲的催促下,都上前给爹爹行礼,伯真很认真地道:“爹爹上回说明日回来,可是都已经很多很多个明日了,爹爹才回来。”

????陈操之蹲下身子亲吻这三个儿女,说道:“是爹爹不好,爹爹这次回来多陪陪你们小兄妹。”

????小仲渝见陈操之与小伯真三人亲热,有些嫉妒,也上前大声叫着:“爹爹,爹爹——”

????陈操之道:“渝儿来,这是阿兄和两位阿姊。”

????小伯真虽未满两岁,但身量较一般同龄儿长大,好在伯真也不矮,不然都要被幼弟仲渝比下去了,这四个孩儿站在一起,高矮秩序是伯真第一仲渝第二芳予第三菲予第四,也许到明年,芳予就要居末了,这是没办法的事,谁让小婵矮呢,其实小婵也不矮,也有六尺四寸余(约合后世一米五八左右),只是伯真仲渝菲予他们的母亲实在是高挑,尤其是慕容钦忱,约有七尺三寸,比一般男子都高,与陈操之相比也只稍低一些而已。

????丁幼微与润儿母女故意停在众人身后,好让陈操之先与妻儿相见,待见陈操之直起身来游目四顾,润儿这才挥手道:“丑叔,这边——”

????陈操之赶紧过去拜见嫂子,丁幼微今年已三十八岁,这清丽贤慧的嫂子终于显现岁月的沧桑,不复前几年那般年轻美丽,她的一对儿女俱已成人,十九岁的宗之现在兖州为谢玄的记室书佐,明年陈操之将让宗之到冀州为七品参军,而十七岁的润儿亭亭玉立气质脱俗,容貌风仪更胜其母当年,隐然谢道韫后的江左第一名媛——

????时近黄昏,车马辚辚向陈家坞行去,陈操之步行陪在嫂子的牛车边一边行路一边说话,陈操之说宗之年底会回钱唐,丁幼微道:“小郎,宗之和润儿都长大了,他兄妹二人的婚事小郎可要放在心上啊。”

????陈操之道:“王元琳神情朗悟,经史明彻,没有服散放纵的习气,应是润儿良配,王元琳下月初会来陈家坞——”

????丁幼微含笑道:“去年王元琳来陈家坞,润儿还与他比试了书法呢,润儿比不过人家,是道韫评定的,王元琳除了身量矮了一些别的诚然无可挑剔。”

????陈操之笑道:“润儿艺多,玄谈音律绘画样样皆能,王元琳不善画,还是难比润儿。”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