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 奏雅 六十五、月是故乡明-上品寒士 ag亚游体育,ag亚游游戏下载|平台,ag平台客服|开户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六十五、月是故乡明

卷六 奏雅 六十五、月是故乡明2017-11-15 15:12:14Ctrl+D 收藏本站

????六十五月是故乡明

????陈操之与钦使高崧谢琰寒暄之际,瞥见谢琰身后扈从中有一人身影极是眼熟,这人文吏打扮,骑褐色牝马,虽然低着头,但陈操之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真是又惊又喜——

????谢道韫远远的见陈操之白袍黑马拥众而来,心里欢喜至极,眼泪顿时蓄满眼眶,赶紧低下头,悄悄拭泪,待心绪稍平,再抬起头时,正与陈操之目光相触,这目光真有质感的一般,可以感受到对方心的震颤,谢道韫赶紧垂下眼帘,轻轻摇了摇头,示意陈操之莫要叫破她的身份,她此行除了堂兄谢琰和几个谢氏私兵仆从,并无他人知晓她的真实身份,虽然谢道韫女扮男装不是第一次,而且曾经天下知闻——

????陈操之微一点头,与谢琰意味深长相视一笑,即亲自引路,领着高崧谢琰一行入邺城,一面向两位钦使介绍冀州近况——

????那沿途民众闻知江东天使到来,皆在路边叩拜,有那机灵能言者就颂扬陈刺史如何勤政爱民日理万机云云。

????高崧笑道:“陈刺史在邺城半载,甚得民心啊。”

????陈操之谦逊道:“仰赖江左天威,民心思向,在下略加引导而已。”

????至刺史衙门,此处原是乐安王府,高崧谢琰在仆人侍候下梳洗,然后冠带朝服升堂,陈操之恭立于下,高崧宣读诏令,以陈操之为冀州刺史都督冀幽并平四州军事平北将军持节,谢琰为陈操之颁发节旌印绶,至此,陈操之正式从六品司州司马跃升为四品冀州刺史,这本在陈操之意料之中,但都督冀幽并三州军事和持节,这出乎他意料,这应该超出了桓温的本意——

????陈操之举荐的冀州长史崔逞司马苏骐,以及冀州八郡的太守和主要佐吏都要诏命下,各任其职。

????当日傍晚,陈操之在刺史府宴请两位钦使及其主要随从,陈操之看座上宾客,没看到男装的谢道韫,筵席散后,陈操之与高崧谢琰三人静室长谈,高崧这才取出尚书令给陈操之的密信,陈操之展信看时,也未有其他隐秘,只是勉励陈操之要勤于王事忠于晋室,又问陈操之对于迁都洛阳有何对策?

????陈操之心知建康晋室暂时是不愿北迁的,因为这完全是在桓温主导下的迁都,只怕迁都告成之日,就是晋室鼎移之时——

????高崧道:“过两日我与谢长史还将赴并州幽州平州青州颁布诏命,这一趟走下来,行程一万五千里,历时要一年,待年底回建康,更不知朝中会有何重大变故!”

????陈操之沉默了一会,问:“桓大司马是何时回到建康的,有何举措?”

????高崧看着谢琰,道:“谢长史向陈刺史说明吧,你二人是姻亲,无话不可说,我醉欲眠,先去也。”

????陈操之赶紧命府役为高侍中安排住宿,然后回室坐定,谢琰笑道:“阿元来了,子重也看到了吧?”

????陈操之问:“道韫现在去了哪里?”

????谢琰道:“我们先谈正事,等下她自会来相见,不然三千里何为至此!”

????陈操之知道谢琰为人端谨,便正襟危坐道:“瑗度兄请说。”

????谢琰道:“桓大司马是二月初九回到建康的,路上感了风寒,回建康后经名医杨泉诊治基本痊愈,但足疾因为受寒却是愈发严重了,行不过百步即要乘板舆,本已使人讽朝廷求九锡,不料南康公主薨,其弟荆州刺史桓豁又病重,求九锡之事只有暂缓——”

????陈操之道:“桓大司马北伐有大功,回江东却诸事不顺,既未得授九锡,那么朝廷以何为赏赐?”

????谢琰道:“桓公位极人臣,除了授九锡和王爵,无以复加矣,因南康公主薨,暂未讽朝廷求九锡,又因桓豁病重,医者皆云将不起,因为荆襄重地,北接氐秦,不能没有得力主将镇守,桓公只得表奏以桓冲代桓豁为荆州刺史征西将军督荆雍交广湘五州军事,桓冲原来的江州刺史一职由桓石秀继任,现在司州已收复,桓伯道亦将赴洛阳任司州刺史,继续领北府兵,负责营建洛阳,将行迁都之事,又以沈劲为州司马兼河南郡太守,沈赤黔升任五品翼卫将军,驻守巩县,然因南康公主薨,所以桓熙尚未赴任,又以桓公次子桓济为丹阳尹,还有并州刺史桓石虔,桓氏一门,权势熏天,而且待南康公主葬后,桓大司马求九锡,朝廷亦不能阻之,子重因北伐立下大功,桓公表奏朝廷以子重为冀州刺史平北将军假节,但实际诏命却加上了都督冀并幽平四州军事,假节也改为持节,子重可知其中奥妙?”

????都督冀并幽平四州军事,等于是总领河北军事大权,权力凌驾于其他三州刺史之上,而且一般州刺史都是假节,陈操之却是持节,假节和持节都是代表皇帝行使权力,假节是战时可处死无官职之人,而持节是战时可处死二千石以下官吏,桓温是假黄钺,战时可杀节将,权力等同于皇帝了——

????陈操之心里很清楚,皇帝司马昱授予他更大的权力,固然是为了向他示恩,但也未尝没有以此来让桓温对他起猜忌的用意,桓温现在独揽军政大权,北伐成功,声望如日中天,晋室已岌岌可危,只有陈操之是其中的变数——

????陈操之点头道:“我明白。”又问:“幼度任何职?”

????谢琰道:“幼度为兖州刺史,现在的兖州不是以前的侨兖州,已失去了拱卫建康的重要性,作为丹阳尹的桓济倒是掌控着建康的命脉,还有,寿春的袁瑾亦卧病,豫州刺史一职必是桓大司马想要得到的。”

????陈操之与谢琰密议良久,至亥夜方散,谢琰等人就在刺史衙门后的馆驿歇宿,陈操之在谢琰的馆驿前小立片刻,便有二人近前,当先那纤瘦者一拱手,低声道:“陈郎——”抬起头来,狭长的双眸如盈盈秋水如暗夜星辰,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另一人也见礼道:“婢子因风见过陈郎君。”却原来是谢道韫的贴身侍婢因风,因风身量较一般女子高大一些,勉强也能扮作男子,就一路服侍谢道韫到此。

????陈操之低声笑道:“又见英台兄,喜何如之。”挽了谢道韫的手,往外便走。

????谢道韫忙问:“这是去哪里?”

????陈操之道:“我没住在刺史衙门,在铜雀苑北的冰井台那边。”

????谢道韫笑道:“立中天之华观兮,连日飞阁乎西城;临漳水之长流兮,望园果之滋荣——”便与陈操之携手出了刺史府。

????黄小统已得陈操之吩咐,命人驾了马车来迎,谢道韫问陈操之:“此去冰井台有多远?”

????陈操之道:“大约三里远近。”

????谢道韫道:“今夜月色甚美,我愿与子重缓步当车,赏月叙怀。”

????陈操之一笑:“甚好。”便与谢道韫十指相扣,往城西漫步而行。

????谢道韫仰头看着天上圆月,轻笑道:“这月亮与江东之月有何相异之处?”

????陈操之答道:“月是故乡明。”

????谢道韫莞尔一笑,心情非常愉悦,三千里远来,四十多个日日夜夜,颠簸甚苦,身子骨都象散了架似的,往常在途中这时已经困倦入睡了,但今夜却是精神焕发,与夫君陈操之携手步月,仿佛往事重现,在吴郡求学时小镜湖畔春风沉醉悠然散步的情景同时涌上二人心头,不禁相视一笑,莫逆于心。

????黄小统等百余扈从前前后后护卫,命行人退避,从刺史衙门至冰井台的长街就好似只剩陈操之与谢道韫两个人,除了黄小统和因风,其他人不知道这个青衫文吏是谁,是陈刺史在江东的好友?

????谢道韫向陈操之说了陈家坞的近况,她清楚陈操之关心什么,着重说了小伯真和小芳予的可爱趣事,两个小娃娃都快八个月大了,还没见过爹爹什么样呢!

????陈操之轻轻一叹,说道:“我今年应该回建康觐见皇帝吧,且看年前能否成行。”

????谢道韫道:“我今来此,或许可以助你料理一些事务,那就可以早日回江东面君了,也可以看望族中父老亲人——四伯父近来身体是大不如前了。”

????陈操之道:“是啊,四伯父今年六十有八,年近古稀了,我今年定要回去一趟,道韫来得正好,冀州将行大检籍,你将大大为我分忧。”

????谢道韫听陈操之这么说,心下甚喜,她依旧可以为夫君理事,远来不仅仅只是看望夫君,说道:“陈郎,阿遏去年八月育有一子,名瑍。”

????陈操之“哦”的一声,见月下谢道韫微现羞态,忽然明白了,当日在巩县黄河岸,谢玄与他约为儿女婚姻,想必也与其姊说起了,当即握着谢道韫的手一紧,低笑道:“农夫游手不务正业,辜负此良田,至此必勤加开垦,定要早结硕果。”

????谢道韫大羞,好象她数千里远来就为是这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