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 奏雅 六十二、遏陉山的雪-上品寒士 ag亚游体育,ag亚游游戏下载|平台,ag平台客服|开户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六十二、遏陉山的雪

卷六 奏雅 六十二、遏陉山的雪2017-11-15 15:12:10Ctrl+D 收藏本站

????六十二遏陉山的雪

????拓跋氏与慕容氏同为鲜卑大宗部,代王拓跋什翼犍的王后是慕容皝之妹,也就是燕主慕容暐的姑祖母,但二十年前两国曾交战,遂不相往来,拓跋什翼犍早已得知晋军伐燕的消息,只是没想到强大的燕国不到半年就土崩瓦解了,见晋阳的慕容庄求援,拓跋什翼犍也想趁机进据并州,遂命独孤部两万步骑出云中,从桑乾越过长城,再经雁门至白马,白马距晋阳三百余里,独孤部首领独孤白狼就是在白马获知晋阳已被攻破慕容庄授首的消息,一时间进退失据——

????晋阳的陈操之与桓石虔商议如何应对代国的军队,桓石虔见积雪不化,天寒地冻,军士作战辛苦,主张任凭代军退去,但陈操之力主痛击代军独孤部,代国就是北魏的前身,若按原本的历史进程拓跋氏将在今后六十年内一统黄河南北,当然,现在形势已非,但鲜卑拓跋部绝对是东晋的大敌,晋军不趁此军威最盛之时给鲜卑拓跋氏一个惨痛教训,那么并州之地日后势必经常受其劫掠骚扰——

????陈操之先重赏数名投降的晋阳燕军,命其赶往白马,谎称是从晋阳城中逃出的,恳请独孤首领火速进军,因为晋阳城中晋军不过两万,而燕军却有三万,这三万燕军因主帅慕容庄被执,无奈投降,又因晋军忙着动掠子女钱帛,投降的燕军无不心怀怨愤,然而兵器被缴,只得忍气吞声,但只要代国的大军一至,城中势必大乱,攻下晋阳绝非难事——

????独孤白狼深感有理,他率部跨越长城急行千里而来,冰天雪地本来就没有带多少粮草,就指望攻下晋阳好好补给,若就这样无功而返,归途就要宰杀驾车的牛马充饥,独孤白狼实不甘心,是以决意进逼晋阳城下尝试攻城,若三日内攻不下,再退走也不晚——

????冬月初五之夜,天上无星无月,但积雪照映,十步内可辨人,陈操之率蔡广刘牢之苏骐所部万人离开晋阳向东北疾行,慕容钦忱想要跟去,被陈操之喝止,慕容钦忱不服气道:“我弓马娴熟,为何去不得,我能助你一臂之力。”还有一句话她没说,那就是她的武艺比陈操之强多了——

????陈操之道:“此战我军必胜,不需女将出马,且在城中等我捷报。”

????慕容钦忱只好驻马城外高岗,看着陈操之骑着黑骏马领军远去,雪夜茫茫,蹄声渐寂,犹自不肯归城,自从与陈操之有了肌肤之亲,慕容钦忱几乎一刻离不得陈操之,这鲜卑少女的爱热烈而痴迷——

????胭脂武士萨奴儿和陈操之的八名亲卫多次敦促,慕容钦忱这才打马回城,却是夜不成眠,次日一早就命卫兵去桓石虔处探听消息,这时当然没有什么消息传回,慕容钦忱急得团团转,一颗心七上八下,担心陈操之战死或者受伤或者被俘,她从来没有这么牵挂过一个人——

????至中午,有消息传回,说陈操之率军在石岭设伏,目前正与代军独孤部激战——

????石岭距晋阳八十里,桓石虔命督护竺瑶引五千军士火速前往增援,桓石虔能派出的只有这么多士兵了,城中留守的晋军已不足万人,若陈操之战败,城中新降的燕军势必哗变,晋阳城都守不住,桓石虔不免担心,陈操之用兵总是如此行险——

????至傍晚,竺瑶的军队尚未赶到石岭,陈操之就已经遣使回来报捷,此战大胜代军,斩首六千级,俘敌三千,独孤部遭重创,其首领独孤白狼率败兵数千仓皇北逃——

????冬月初七午前,陈操之率军得胜归来,就见晋阳城中驰出一骑女将,披白貂氅,穿大红胡裤,这胡裤裤口收束裤腿宽大,矫捷爽利,胯下大白马,飞奔而来,正是慕容钦忱,就在万军阵前,从马上探身过去,在陈操之脸上响亮地亲了一口——

????城里城外,欢声雷动。

????……

????龙骧将军田洛骑督陈裕率步骑一万五千于八月十四奉命从邺城出发,追讨逃往龙城的燕宜都王慕容桓和上庸王慕容评,宜都王慕容桓有精骑八千,逃得极快,但在渤海郡与燕镇东将军渤海王慕容亮发生冲突,自相残杀,慕容桓吞并了慕容亮的部众,见晋军已逼近渤海,慕容桓虽然在兵力上不逊于晋军,却毫无斗志,率众奔辽东,辽东太守韩稠本是汉人,见慕容桓狼狈来投,闭城不纳,慕容桓大怒,率众攻城,数日不下,而冉盛的五千铁骑已率先追至,韩稠亦率军夹击慕容桓,慕容桓所部溃败,慕容桓弃众单走,被冉盛追及斩杀——

????十月十九日,田洛冉盛进至龙城,慕容评逃往高句丽,却被高句丽绑缚送交龙城的晋军,冉盛二话不说就把慕容评斩了,因为当年慕容评曾随慕容恪追杀他父亲冉闵——

????主将田洛责问冉盛为何擅杀降将,冉盛亦不争辩,田洛因冉盛是陈操之族弟,而且冉盛一路至龙城都是身先士卒勇悍绝伦,立下大功,所以田洛亦未深责,只以慕容评被乱军杀死上报桓温——

????十一月初一,天降大雪,冉盛带了一队骑兵出龙城,命人带路前往遏陉山,至山口,冉盛令军士不得跟随,独自一人踩着没胫的积雪步行进山——

????遏陉山北麓,有当年慕容儁下令修建的武悼天王祠,永和八年,冉闵被慕容恪所擒,送于蓟城,燕主慕容儁志得意满,骄问冉闵:“汝奴仆下才,何自妄称天子?”闵曰:“天下大乱,尔曹夷狄,人面兽心,尚欲篡逆,我一时英雄,何为不可作帝王邪!”慕容儁大怒,命左右鞭冉闵三百,送于龙城,告慕容廆慕容皝庙,然后斩于遏陉山,当时是六月盛夏,本是草木葱笼之时,但遏陉山左右七里草木悉枯,蝗虫大起,连续五月不雨,至于十二月,慕容儁遣使者祭祀冉闵,谥曰武悼天王,其日大雪——

????武悼天王祠狭小破败,已久无香火,西南一角还被大雪压榻,铁塔一般的冉盛跪在亡父的神位前大声号泣,以头抢地,血污满面亦不顾,冉盛今年十九岁,心智已成熟,对自己至今不能以父母之名示人深感悲愤,晋室朝廷因为冉闵当年曾称帝,所以视冉闵为乱臣贼子,冉盛要在东晋立足,就只有隐姓埋名托庇在钱唐陈氏名下——

????冉盛在狭小的破祠中默跪至天色昏黑,这才觅路出山,手下那一队骑兵已是焦急万分,但冉盛御下极严,既有严命在先,军士皆不敢入山寻他。

????回到龙城,冉盛向田洛建议重修冉闵祠,并呈上陈操之写给田洛的书帖,陈操之在信中表示了对冉闵勇武的仰慕,请田洛扩建冉闵祠,以便民众祭拜瞻仰——

????田洛虽然对陈操之为重修冉闵祠而特意写这封信感到有些奇怪,但也未多想,当即照办,命工匠民夫前往遏陉山重建冉闵祠——

????逃往龙城的故燕诸王公贵族除了中山王慕容冲之外,其余尽数被俘,田洛命人将这些燕俘押送回邺城向桓温请功,同时等待桓温的下一步布署命令。

????邺城的桓温接到田洛的捷报已是腊月初十,陈操之也已从晋阳归来,至此,故燕诸州郡及六夷渠帅尽降于晋,凡得郡百五十七,户二百零六万,人口八百三十万,远远超江东诸州的人口总数——

????桓温命书吏抄录整理簿册,要把这些户籍簿册搬往江东请功,桓温已在为启程回江东做准备——

????这日傍晚,陈操之忙碌一天回到冰井台寓所,入浴室泡热水澡缓解疲劳,慕容钦忱走了进来,开口便问:“龙城已破,我弟弟凤凰生死如何了?”

????陈操之道:“田将军战报,说慕容冲未入龙城,径率数千人北走,大约是奔大鲜卑山去了。”

????慕容钦忱脸现喜色,说道:“凤凰好厉害,他从邺城出走只带了他的胭脂班队,竟能聚起数千人,嗯,我大燕还有中兴之日吗?”忽然闭了嘴,盯着陈操之,略有些惊慌,却也没有向陈操之告罪的意思——

????陈操之双臂搭在浴桶边沿,仰头看着慕容钦忱,慕容钦忱与他对视,半晌垂下眼睫,低声道:“夫君,钦钦说错话了吗——”

????陈操之问:“若有一日,慕容冲领兵杀回,与我刀兵相见,钦钦,你助哪一方?”

????慕容钦忱一呆,想了又想,蹲下身子,一手攀着桶沿,浅碧双眸望着陈操之,慢慢说道:“凤凰还是个小孩子,很骄傲,不服输,他不肯投降,希望夫君放他一条生路,莫要赶尽杀绝——而若是凤凰要杀你,那他必须先杀了我。”

????陈操之伸手在慕容钦忱光洁嫩滑的脸颊上抚摸了一下,那娇艳的脸颊就留下一道水痕,陈操之说道:“我不会让他杀你,也不会让他杀我,怎么能有这样悲情的时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