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 奏雅 三十六、洞房花烛夜(中)-上品寒士 ag亚游体育,ag亚游游戏下载|平台,ag平台客服|开户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三十六、洞房花烛夜(中)

卷六 奏雅 三十六、洞房花烛夜(中)2017-11-15 15:11:34Ctrl+D 收藏本站

????三十六洞房花烛夜(中)

????月色青白,如雾如岚,东西两座双廊楼鸦雀无声,似有愁云笼罩——

????谢道韫和陆葳蕤得知陈操之唉声叹气往藏书楼歇息去了,二女皆感不安,以陆葳蕤的沉静,都觉得如坐针毡,后悔出九连环为难陈操之,她是左夫人,就让陈郎今夜上西楼也在情理之中,可是她却要显示大度,未想道韫姐姐不承她这个情,害得陈郎西楼登不得东楼也登不得,可知有多难堪呢!

????陆葳蕤蹙眉绞指,愁肠百结,短锄簪花等人面面相觑,噤若寒蝉,呆呆在立在一边一动不敢动——

????谢道韫在东楼廊上踯躅徘徊,她做事很少会后悔,此时却是后悔莫及,她觉得自己性情过于高傲了,高傲那是对别人的,对自己的夫君何必如此傲气!葳蕤妹妹想必是敬她年长一岁,让她与夫君先结良缘,这也是好心,她何必这么死要面子拒绝其好意呢,现在弄得夫君左右碰壁怏怏而退,夫君自出钱唐,还没有受过这么大挫折吧,哪里会想到为难他的却是他心爱的人呢!

????谢道韫心里发愁,却又无计可施,她是新妇子,总不好自己跑到藏书楼去迁就陈操之吧,那样真成笑谈了,派短锄去请陈操之回来?又不知陈操之会不会负气不应,唉,还是去和葳蕤妹妹商议一下吧,新婚之夜让夫君睡藏书楼是决不行的,总要想出妥善解决的法子——

????谢道韫正准备去西楼,却见楼下一个婢女快步上楼禀道:“娘子,丁少主母来了——”

????谢道韫一听丁幼微来了,满脸羞红,这事把丁氏嫂嫂都给惊动了,太难为情了,赶紧下楼拜见丁幼微,却见陆葳蕤也低着头跟在后面——

????丁幼微神色不似往日那般亲和,颇为严肃,把身边的婢仆都支开,这才对陆葳蕤谢道韫二人道:“道韫葳蕤,你二人都是我小郎之妻,这场婚礼万众瞩目,前院的贺客犹未散去,小郎却被你二人赶到藏书楼去了,这洞房花烛夜若就这样收场,传出去必为世人所笑!”

????谢道韫陆葳蕤垂首受教,西楼陈氏现在就以丁幼微为长,长嫂如母,而且陈操之对这个嫂子非常敬重,陆谢二女自然更是恭敬——

????丁幼微又道:“一夫二妻,本就于礼不合,只是你二人与小郎皆是奇缘,历经波折,今日成此好事,就应互敬互爱,友善相处,莫致内宅争执不宁,从而步昔年贾侯左右夫人之后尘,为后世所讥。”

????谢道韫陆葳蕤二人都是既羞愧又委屈,陆葳蕤都快哭出来了,她们不是相争,是相让啊,但这时也不敢自辩——

????丁幼微放缓语气,温柔道:“嫂子当然知道你二人甚是贤惠,并非相争,但这种事传到外人耳里,你们的夫君新婚夜在藏书楼度过这总是事实,外人当然以为是我们陈氏因为双娶而致内宅不宁,是不是?”

????谢道韫低声问:“嫂子,可有补救之法?”

????陆葳蕤也是泪光盈盈望着嫂子丁幼微——

????丁幼微莞尔一笑,宽慰道:“你二人也莫要着急,小郎是什么样的人你们比嫂子清楚,小郎不会责怪你们的,当然,你们二人现在必须去藏书楼,小郎是在你们这里碰壁的,你二人要把迎回来。”

????陆葳蕤谢道韫齐声道:“是。”

????陆葳蕤又道:“嫂子,你随我二人一道去好不好?为我二人缓颊——”

????丁幼微笑了笑,道:“好吧,嫂子为你们从中调解一下。”

????……

????藏书楼冷冷清清,陈操之在书房里拨灯夜读,两耳关注楼外事,似有所待,小婵跪坐在一边侍候,她知道操之小郎君是在东西双廊楼碰壁后来这里的,心里很为小郎君着急,这洞房花烛夜怎么就成这样了呢!

????脚步杂沓,有不少人来到藏书楼,楼下的仆妇上来禀报说丁少主母和陆谢两位小主母来了,陈操之小婵赶紧起身去迎,却见丁幼微已经上楼来了,身后的陆葳蕤谢道韫二人又是纨扇半遮面,这却扇之礼还未行呢。

????丁幼微未与陈操之多说话,径直引着陆谢二女至陈操之书房隔壁的卧房,命婢女燃上喜庆的红烛,让陆谢二女并坐于床前箱檐上,然后出来对侍立门前的陈操之道:“小郎,两位新妇子在此,却扇分杯,洞房花烛,莫要委屈了任一个,嫂子回去了,你不要送我。”

????陈操之唯唯。

????丁幼微含着笑从陈操之面前走过,见小婵愣愣的立在一边,便招手道:“小婵,你随我去,今夜不须在此侍候。”

????小婵应了一声,便跟着丁幼微下楼,楼下,陆葳蕤谢道韫的贴身侍婢柳絮短锄等人还有几个精明能干的仆妇随时听候楼上的吩咐——

????丁幼微牵着小婵的手一边走一边轻声道:“小婵,你与小郎的事待回陈家坞我自会为你作主,不要急。”

????小婵涨红了脸分辩道:“娘子,小婵哪里急了!”

????丁幼微一笑,说道:“小婵今年都三九年华了,真是难为你啊,不过总算是等到这一日了,小婵不是福薄之人。”说到这里,不知为何,幽幽一叹。

????……

????陈操之入室,陆葳蕤谢道韫二女立即起身,迎上数步,盈盈拜倒,口称:“拜见夫君。”

????陈操之跪拜还礼,就见那一直遮在二女脸上的纨扇缓缓撤开,露出一清丽一娇美的两张脸,二女都经过了绞面开脸,额际鬓角后颈的寒毛都被绞尽,更显得容颜光洁如玉娇嫩美丽,陈操之都看得呆了——

????相对无言,这时还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且喜柳絮因风短锄簪花四婢进来,呈上一个酒尊和三个瓠杯,新婚夫妇在帐里还要再行一次合卺之礼,这次叫分杯,即交杯酒。

????陈操之陆葳蕤谢道韫此时不由自主,上得床去,鼎立跪坐,瓠杯共饮,柳絮簪花撤去酒器瓠杯,因风短锄便分别跪在谢道韫和陆葳蕤身后为两位娘子脱去花钗冠解散缬子髻——

????彼时大床好似一个小房间,四面张帷三面栏,因风短锄二婢为谢道韫陆葳蕤梳理长发时还念祝词道:“一梳至颈,白发齐眉;二梳至腰,子孙满堂;三梳至底,皆大欢喜。”然后四婢一同跪下道:“请新人早些安歇。”放下帷帐,退出卧室,带上房门,悄然无声。

????陈操之望着两位长发披肩的娇妻,一颗心“怦怦”跳起来,他婚宴上未饮多少酒,但方才那半瓠热酒似乎很有酒劲,只觉浑身燥热起来,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谢道韫陆葳蕤二女都是面红耳赤,不知如何是好,虽未抬眼,也能感觉到夫君锃亮的眼神,心也是越跳越快,以谢道韫的睿智,此时也是六神无主——

????二女不吭声,一向能言善辩的陈操之也不知说什么,这样相敬如宾干坐着怎么行呢,良宵苦短啊,陈操之心道:“我十五岁出钱唐,谨小慎微,循规蹈矩,凡事三思而行,虽云玄学名士,其实是儒宗高弟,何曾有半点放旷行径,今夜卧室之中帷幄之内,且放纵一回。”这样想着,移膝靠近陆谢二女,低声道:“夫妇之事,有不足为外人道者,且勿矜持,但听为夫摆布。”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