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一 玄心 九十四、江左第一痴-上品寒士 ag亚游体育,ag亚游游戏下载|平台,ag平台客服|开户

上品寒士

卷一 玄心 九十四、江左第一痴

卷一 玄心 九十四、江左第一痴2017-11-15 15:4:6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六九中文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上品寒士 卷一 玄心 九十四江左第一痴

????桃林小筑坐北朝南。★(╰→),★申时分的阳光从祝氏兄弟身后斜照。映二人俊秀的面庞光影明暗。不甚分明。

????超手拈果。侧头向门前望去。见二人身量高挑秀逸。正脱去木。准备踏上席。也没瞧清二人面貌。一眼看上去是敷了粉的白白的两张脸。

????陈操之欠身道:“参军。这两位是我的朋友——”

????祝英亭听到“参军”三个字。左足刚踏上席。子就是一僵。定睛看去。与陈操之对坐的那个美髯男子可不就是超嘉宾吗!

????祝英台立时察觉其弟英亭神态有异。心念电转。便即长揖道:“上祝英台祝英亭拜见参军。”

????祝英亭也赶紧道:“是是。下祝英亭拜见参军。”

????陈操之刘尚值感诧异。祝氏兄弟一向心高气傲。怎么今日如此谦恭'不过随即也就释然了。这是盛德绝伦的嘉宾*。超这才看清祝氏弟的容。不禁露出惊讶之色。他认的这个自称祝英亭的敷粉郎君。英台却是没见过。但这二人容貌相似。应是兄弟无疑。拱手道:“贤昆仲姓祝?”

????祝英亭笑容可掬道:“。在下英亭。这是家兄祝英台。参军莫要叫错下的名字”

????超凤目微眯。有所思地笑道:“上虞祝氏公子。嗯。我怎么会错叫!”

????陈操之请祝台祝英亭吃果。兄弟二人吃了几个便告辞了。刘尚'不免心中暗笑。从没见祝氏兄弟这般拘谨过。心道:“这也难怪我刚才初见超时有些手足无措了。嘉宾既是大名士又是清贵显官。无形中就给人压啊。”

????超含笑看着祝氏兄弟的背影在门外消逝。说道:“操之。我料那祝英亭必去而复返——”

????话音未落。祝英亭就了在就向超施礼道:“参军。请借一步说话。”

????超朝陈操之一点头:“操之稍待。”起身步出草堂。与祝英亭在堂前桃树下低语了几句。拱手作别。

????超回到草堂坐定。半句不提祝氏兄弟。陈操之自然也不会问。两个人也没再说谋入士族和桓温军府的只论黄老和陀。超对陈操之所持的“真如”说极兴趣。仔细问难。陈操之便将慧能《坛经》对“真如”的阐述一一告知。“般若”是智慧而“真如”则是大乘佛教所谓的永恒不变的最高真理和万物之体。类似于道家的“自然”。这可比东晋佛学的“般若性空”深远的多而且更容易与玄学融会贯通。

????超欣喜道:“名'支度乃我多年的方外之交。现主持会稽栖光寺。我这次去请谢安石出山。顺便访那栖光寺。与支度老和尚辩难一番。“真如”一出。老和尚必瞠目结舌佩服不已。”又问:“操之。你这些又是哪里学来地?真是不可思议。”

????陈操之道:“葛川先生的道院书极多。里面也有一些佛典我都读了。苦学冥思。偶的“真如”说。可与儒玄相互印证。”

????“既有出世之逸。有入世之勤勉。真奇也!”超不赞美。

????傍晚时分。陆纳派吏来请超晚宴。说吴郡士绅与署衙官吏都要拜识盛|伦的嘉宾。

????超本不愿意去。想想又去了携了陈操之的手一道去赴宴。吴郡士绅官吏早已识的陈操之。原以为陈操之这回的罪了庾中正。就算定品成功也必被高高挂起。早早入品却一世不的官的岂在少数?更何况陈操之还是个寒门子弟!所以说陈操之在吴郡名气是极大。但还是无人看好。而这次太守府晚宴。超与陈操之携手出现。吴郡的士绅官吏顿时对陈操之刮目相看——

????世人大多势利。见名门权贵的超都对陈操之如此相敬而他们门第官职都比不上超。自然也对陈之礼敬有加。有地还私下揣测陈操之到底是何身份。敢当面让庾内史难堪?联想到庾希与桓温的怨隙。眼前这人物俊美风仪绝佳的少年陈操之就更有了神秘感。让他们觉深不可测。

????丞郎也来赴宴。看到陈操之超同席从容谈笑的样子。心里五味杂陈。如坐针毡。打压寒门庶又不是第一次。怎么也没有想到对付钱唐陈氏会这么难。弄的现在陆太守都对他淡然漠视。只怕他这个丞郎之位也难保。自文谦想娶陈操之的嫂子丁幼微开始。他氏就开始了一连串地噩梦。文谦和文彬现在都风评不佳。想要出仕也很不容易了。

????晚宴罢。超在陆纳府上歇夜。陈操之也被留下作长夜之谈。

????次日一早。超便即启程赴会稽。未惊动其他士绅官吏。只有陆纳陈操之相送。去会稽要经过钱唐。超与两个随从走的便是陈操之去年腊月回乡的那条路。在城南亭。超与陆纳折柳作别。却道:“操之。你再送我一程。”

????超与六个挎刀随从牵着马。陈操之和冉盛步行。往南缓缓而行。

????超放眼四望。说道:“吴中山水如画。若天下太平。我在吴郡会稽地而居。优游山水呼朋唤友。谈释论玄。岂非妙事!”话锋一转。问:“操之见过陈郡谢氏地子弟吗。不然何以对陈郡谢氏如此了解?”

????陈操之暗暗警惕。这应该是昨日谢氏“狡兔三窟”的说法让超很惊讶。他陈操之一个六岁少年如何能知道这些。看来有些超前的认知最好是深埋心底。少说多做为妙。便道:“我并不识的谢氏子弟。只是尝听葛师说起过王谢二族。到了吴郡。就听到了更多关于谢安隐居东山的逸事。”

????超点点头。说道:“谢安不出山是不行了。谢万恃才傲物。难当重任。近日在淮南都督军事。准备北伐。恐怕失败难免——好了不说这些。操之就送到这里吧。你下月即可遣族人赴建康拜会贾弼之了。希望两年后在姑孰西府能你相见。”

????陈操之觉的超似还有话要对他说。但见其踏镫上马。却只说了一句:“操之是聪明人好自为之吧。

????”

????陈操之'立道旁望着超打马远去。才返身回亭。陆纳已经回城。只有来德驾牛车等在那儿。

????陈操之从车厢里取出柯亭笛。冉盛问:“小郎君要吹曲子吗?”

????|操之道:“参军想听我的竖笛曲我到现在才有吹曲的”说罢。就在亭边柳树|。执箫吹奏来吹的便是钱唐江上桓伊听过的那曲《忆故人》。若桓伊能听到。就会知道这支曲子与去年已大不相同。惆怅感伤的思里又有前路珍重他日相逢地期盼——

????冉盛耐着性子等陈操之吹罢。这才说道:“都说顾家郎君痴。我看操之小郎君更痴。参军都走没影。哪能听到这曲子呢!”

????却听亭那侧有人“嗤”的一声笑。祝英台走了出来身后还有两个仆从。说道:“参无缘听到。自有人能听到。真是大饱耳福啊”

????陈操之问:“英台兄怎么会在这里?为参军送行吗?”

????祝英台道:“我不送参军。我送英亭回上虞。”

????陈操之讶然道:“英亭兄上虞了。怎么也不告知我一声?”

????祝英台道:“如何知你。你一夜都在陆府!英是临时有事才急着回去的。”

????陈操之虽然觉的有些奇怪。也多想。只是问:“令弟回去英台兄怎么不一道回去?”

????祝英台道:“若我也回去了。岂是听不到方才那绝妙一曲了。听了刚才这曲。才觉的以前子重兄吹笛送客还是有些敷衍啊。”

????陈操之笑道:“如能说敷衍。只是今日特别有而已。”

????祝英台“嗯”了一声。又道:“只盼我与子重兄分别时。子重兄能有这样地意绪。能为我吹这样一曲。”

????陈操之道:“我再过十日便要回乡。应该是你为我送别。英亭兄会吹英台兄不会吗?到时为我吹一曲吧。”

????祝英台脸色一凝。问:“子重兄不等免状下来就要回去吗?我听闻中正已派书记官代他去建康司徒府述职。最迟五月底会回到吴郡。”

????陈操之道:“我钱唐家乡有些事。等不及了。尚值会留在这里等候。他会代我领取免状”

????祝英台转头看旁柳林。说道:“那好。到时我送你一程。”

????陈操之与祝英台回到桃林小筑。还能赶上徐博士讲解《焦氏易林》。秦汉以来。易学家辈出。着书汗牛充徐博士却最推崇焦延寿的《易林》和《易林变占》。受徐博士影响。陈操之和祝英台最近也是研读《焦氏易林》。闲时常常互相辩难。

????想着还有十来日便回钱唐。陈操之非常盼望这几日能常常见到陆。但自上回在真庆道院表露心曲之后。两个人都有意回避。不敢见面太频繁。纯情如陆也知道她与陈操之的恋情是为世所不容的。现在绝不能被他人察觉。她必须小心应对。她知道陈郎君在努力。陈郎君一定能娶她的。而她呢。虽然不知应该如何帮助陈郎君。但她能坚持。她会等到陈郎君来娶她的那一天。

????四月十八。陆离开吴郡去华亭陆氏墅舍等待平湖荷花地开放。这回陆夫人张文纨没有跟去。因为荷花开放还要再过半个月。只有陆这样地花痴才会这么-就去等着。

????四月二十一。陈操之去太守府向陆纳辞行。陆纳虽早已知道陈操之四月底要回乡。但今日见陈操之来辞行。还是颇有不舍之意。问:“操之府上有何事这么着急要回去?”

????陈操之道:“离家月。思念老和幼侄。想回探望。别无他事。”

????陆纳道:“徐博士|月也要回京口。因为其子徐要参加京口侨徐州的定品选拔。狮子山下的学堂关闭半年。待明年开春再重新开堂讲学。这么说操之今年是不会再来郡上了。也罢。明年四月我遣使辟你为文学。到时你就常在郡上了。看操之双手书写与操之论书法是我的一大乐事啊。”

????|之道:“使君爱。操之感激不尽。操之有请求。伏望使君恩准。”

????陆纳和颜悦色道:。”

????陈操之道:“我同乡挚友刘尚值。也是此次定品的士人。我这次回乡。尚值在此留守代我领取免状。他倾慕使君风范。想在太守署衙谋一份差事。闲暇时也能聆听使君教诲。不知使君意下如何?”

????陆纳笑道:“这个容易——嗯。刘尚值。此人我有点印象。人物轩昂。就不知书法如何'”

????陈操之道:“尚值今日随我进城。此时正在门房等我一道回去。不如使君唤他来。让他当场书写。如何?”

????陆纳很喜欢看别人写字。就好比看舞蹈一般。书法写的好地。不仅仅字美。那悬腕挥毫的姿态也具有一种美感。便命侍者传刘尚值来此。

????刘尚值衣冠楚楚地来了。很有士大夫的样子。见到陆纳。深深施礼。言语谦恭而不卑怯。

????陆纳略问几句。便让刘尚值写字给他看。刘尚值努力镇静。磨了墨。先用他拿手地汉隶《礼器碑》写了一首陆纳伯父陆云地一首《答兄平原诗》:

????“悠悠涂可极。别促怨会长。衔思恋行迈。兴言在临。南津有绝济。北无河梁。神往同逝感。形悲参商。衔轨若殊迹。牵牛非服箱。”

????陆纳负手旁观。点颌许。

????刘尚值又换了一支秃笔。在麻纸上用陆机的章草体写了陆机《文赋》的一段话:

????“伊兹事之可乐。|圣贤之所钦。课虚无以责有。叩寂寞而求音。函绵于尺素。吐滂沛乎寸心。言恢而弥广。思按而愈深。播芳之馥|。发青条之森。风飞而飙竖。郁云起乎翰林。

????”刘尚值这两个月对陆机的章草《平复贴》可是下了苦功的。每日临三十遍。因为陈操之从陆府借出的《平复贴》是陆纳的贴。也就是说刘尚值其实是在临陆纳的章草书法。已临的颇具神韵。

????陆纳呵呵而笑。说:“不错。算是入品地好字。”踌躇了一下说道:“下月你便来署衙先做文吏。过两年让你补一个九品官职。”

????刘尚值大喜。赶紧谢过陆使君。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