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一 玄心 七十二、清丽和忧伤-上品寒士 ag亚游体育,ag亚游游戏下载|平台,ag平台客服|开户

上品寒士

卷一 玄心 七十二、清丽和忧伤

卷一 玄心 七十二、清丽和忧伤2017-11-15 15:3:31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六九中文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陈操之听得嫂子丁幼微在卧室里惊喜道:“小郎吗?啊,请稍等一下再进来。”

????雨燕见陈操之疑问地看着她,便压低声音道:“娘子刚才喝了一碗豆粥,却全吐了,两位小郎君稍等一下吧,娘子爱洁,怕被人看到那样子。”

????陈操之不由得一阵心酸,点点头,大声道:“嫂子,我和春秋到书房里坐一会,你别急。”

????雨燕道:“小婢要去取热水,不能侍候两位小郎君了。”

????丁春秋道:“你自去便是,我和子重到书房说话。”

????陈操之和丁春秋来到丁幼微的书房,书案上笔墨纸砚整整齐齐,陈操之临摹的卫桓《四体书势》就在案头,左伯纸上还有丁幼微用《曹全碑》隶书抄录的一首乐府诗——

????“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帏。

????忧愁不能寐,揽衣起徘徊。

????客行虽云乐,不如早旋归。

????出户独彷徨,愁思当告谁?

????引领还入房,泪下沾裳衣。”

????丁春秋看到了这首诗,颇有些尴尬,对陈操之道:“三姐平时只闭门独居,与族中女眷也少有往来,所以病了我都还不知道,阿秀和雨燕这两个蠢婢也不早早禀报我父!”

????陈操之心道:“这少往来的主要原因只怕是因为你们丁氏族人责怪我嫂子遇人不淑吧,在你们眼里,我嫂子怎么都不应该嫁给我兄长的,嫂子在这里的日子哪里谈得上什么‘客行虽云乐’!”语气淡淡道:“嫂子的胃痛之疾非止一日两日了吧。”没再和丁春秋谈论嫂子的事,只说些吴郡求学之事,丁春秋只是个少不更事的士族子弟,虽然现在与他有点友情,但远谈不上交心。

????大约过了半刻时间,丁幼微到书房来了,素裙洁净肤色如雪,除了消瘦了一些之外看不出什么病容,隔案与陈操之丁春秋对坐,浅笑道:“我知道了,小郎是来县上参加天官帝君的诞辰庆典的吧,正好遇到春秋了?我已让阿秀去吩咐厨下,多备两个人的午餐,小郎食量可不小啊。”

????陈操之看着嫂子的眼眸,几乎看不出这清丽容颜下埋藏着的忧伤,说道:“嫂子,我方才遇到春秋之父丁舍人,丁舍人答应了让宗之和润儿来看望你,陪你三日。”

????丁幼微起先是一喜,随即惊道:“不要啊,我这只是小恙而已,何必让阿姑知道了担心。”

????陈操之微笑道:“嫂子别急,我叮嘱了来福,去接宗之润儿时不要说嫂子身体不适。”

????丁春秋道:“子重很细心的。”

????丁幼微松了口气,看了一眼陈操之,说道:“真的是小恙,胃痛之疾好几年了,这次发作得厉害了一些,胃冷泛酸,等天暖一些就没事了,操之你也不用担心。”

????陈操之道:“嫂子曾叮嘱我出门在外若感了风寒,就要立即延医问药,怎么嫂子自己却如此不珍重?”

????丁幼微被小郎问得心慌,无力地辩解道:“真的是过几日就会好的,这又不是第一次,嫂子心里清楚的。”

????丁春秋道:“有病就要延医诊治,爹爹已经派人去请少府辖下的医生了,三姐姐好好治一下,把多年的胃疾彻底治好。”

????陈操之道:“嫂子,少府医生还没到,让我先给你把个脉吧,然后与少府医生相印证?”

????丁幼微柳眉斜挑,讶然道:“操之会把脉吗?”

????丁春秋笑道:“三姐你忘了,子重是葛稚川的弟子啊,在吴郡子重治好了大画师卫协的心痛之疾,对了,子重还为陆太守的女儿治过病。”

????丁幼微心细如发,察觉春秋说到陆太守女儿之时小郎脸色似乎红了一下,敏感的心微微一动,含笑道:“是吗,操之也能悬壶救人了?那好,就给嫂子把一下脉。”坦然伸出右手,将袖子撩起一些,手腕白皙,棱起的腕骨精致纤瘦,青色的静脉纹路清晰——

????陈操之笑道:“我从学于葛师时日尚短,现在葛师已去了罗浮山,我是自己读葛师的留下的医书自学的,十卷《脉经》都没读完,庸医都算不上吧。”说着,右手三指搭在嫂子右腕寸口上,感觉指尖微凉,好似触到冷玉一般——

????寸口是手太阴肺经之脉,五脏六腑之脉皆汇于此,又称寸脉,可以由此了解全身脏腑经脉气血情况,至于关脉和尺脉,陈操之尚未开始学习。

????陈操之道:“嫂子,请放松心情,调整呼吸,待我慢慢察来。”又道:“在陈家坞我也常给人把脉练习呢,润儿喜欢学样,现在也动不动就给宗之冉盛把脉,很好笑。”

????丁幼微笑了起来,赶紧又抿上嘴唇,想着明日又能看到那一双可爱儿女,心里很欢喜,觉得胃痛都好了一些似的。

????陈操之闭上眼睛,细细品察嫂子的脉象,好一会,开目道:“浮脉无力,血虚之象;滑脉略滞,脾胃虚寒;数脉弦脉都正常——等下看少府医生来怎么说。”

????丁春秋觉得很有趣,起身道:“我去看看,少府医生来未?”

????丁春秋走后,丁幼微与陈操之闲话了一会,虽然明日就可以看到宗之和润儿,但作为母亲的心情总是对儿女琐事问个不休,陈操之的回答则简洁风趣,寥寥数语就从一件小事中把宗之的年少端谨和润儿的聪慧狡黠说得活灵活现,丁幼微抿唇含笑,阿秀和雨燕就没那么矜持了,笑声不断。

????陈操之说着侄儿侄女的趣事,猛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霎时忘了说话,目视虚空,沉思凝想——

????雨燕正听得有趣,见陈操之出神的样子,便想开口问,丁幼微摆手让她噤声,过了一会,见陈操之唇边勾出一抹笑意,方问:“小郎想起什么好事了?”

????陈操之正待回答,丁春秋的声音从楼下传上来:“三姐子重,少府的秦医生到了。”

????陈操之便道:“等下再向嫂子细说。”

????秦医生五十多岁,原本是民间巫医,后被吴郡少府监纳入编制,也领一份俸禄,小心翼翼为丁幼微把了脉,说道:“丁娘子脉象浮滞,是忧思过度导致胃气不顺血虚肢冷之症,小医有一方,可治娘子之疾。”说罢,手书一方:

????“青布方寸鹿角三分乱发灰二钱匕,和水二升煮,令得一升五合,去渣滓,尽服之——三日一次,旬月可愈。”

????丁春秋命管事付了诊金并送秦医生出去,然后问:“子重,你看此方如何,恰当否?”

????陈操之道:“又是青布,又是乱发灰,感觉有点奇怪——”

????丁幼微轻轻“呃”了一声,赶紧掩口,摇头道:“想到头发灰,就要呕吐。”

????陈操之道:“我也有一方,暖胃补气最佳,而且没有这些奇怪的东西。”当即手书一方,人参山楂白术茯苓莲子山药,各若干,用瓦钵以文火煮半个时辰,每日当茶饮用,半月见效,可以长期服用。

????此方并不见于《肘后备急方》,是陈操之前世的记忆,是个很平常也很有效的治胃寒的方子。

????丁幼微喜道:“小郎这个方子好,就按这个方子煎药吧。”

????————————————

????友情推荐一本书《娱乐门徒》,书号:1385706,重生香港,游走于八十年代的香港娱乐圈的故事,很有趣。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