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一 玄心 五十七、十八缸-上品寒士 ag亚游体育,ag亚游游戏下载|平台,ag平台客服|开户

上品寒士

卷一 玄心 五十七、十八缸

卷一 玄心 五十七、十八缸2017-11-15 15:3:10Ctrl+D 收藏本站

????(看书要上\六^九^中^文\,百度输入\六^九^中^文\就能找到,这里无垃圾广告书更新快!)

????夜里戌时,吴郡丞郎褚俭看到儿子褚文彬喷着酒气回来了,自然以为陆禽已经赴约,误会消除,宾主尽欢了,为表示自己洒脱淡然,问都没问褚文彬一声,挥手让儿子洗漱睡觉去。

????褚文彬一肚子的苦水要向爹爹倾诉,见倾诉不得,酒意上涌,胡乱洗了一把倒头昏昏沉沉睡去,次日一早醒来越想心下越不安,陆禽临去时那恼恨的眼神让他胆战心惊,先找从兄褚文谦商议,褚文谦听了这么一说,目瞪口呆,赶紧让他去见叔父褚俭。

????褚俭正准备赴郡衙坐堂理事,一听儿子结结巴巴那么一说,只差当场没气吐血,用手里的麈尾玉柄狠狠给了这个劣子当头一击,叱道:“闭门思过,不许出门半步。”

????褚俭稳了稳心神,照常去郡衙处理公务,却是心乱如麻,太守陆纳见到他,似乎比往日冷淡了许多,这让褚俭更是不安。

????巳时末官吏退堂各归府第之际,褚俭强自镇定,跟在陆纳身后说道:“使君,犬子在徐氏学堂——”

????陆纳摆手道:“那事何必再提,同郡同乡,要和睦相处才是。”拱拱手,上牛车而去。

????褚俭更加不安,回到府中思来想去,靠儿子褚文彬已经无法与陆禽和解了,这事还得他出面向陆纳郑重解释致歉。

????褚俭特意派人重金收罗了一盆的寒兰一盆墨兰,都是稀有的名种,还有一卷王羲之儿子王献之书写的司马相如《上林赋》贴,《上林赋》贴是为了投陆纳所好,两盆名贵兰花是给陆葳蕤的,陆纳宠爱女儿,送陆葳蕤兰花更容易讨好陆纳。

????十一月初五午后未时,褚俭乘牛车来到太守府,在门厅等了好久才见陆纳出来,赶紧起身深深施礼:“使君,褚俭特来告罪。”

????陆纳奇道:“广德兄何出此言?”

????褚俭含羞忍辱,把儿子褚文彬与陈操之之间的嫌隙以及涉及陆禽之事说了,代子请罪。

????陆纳惊讶道:“不过是小儿辈意气之争,广德兄何至于此!”

????褚俭再三告罪,命随从将两盆兰花和一卷书贴献上,陆纳听说是王献之的书贴,忙展开阅览,喜道:“很好,这书贴我喜欢,等下让陈操之看看。”又对褚俭道:“广德兄太多虑了,陆禽我会教训他的——”

????褚俭赶紧道:“使君万万不要责怪陆禽,这全是犬子的错。”

????陆纳道:“好好,不提那些事,广德兄来得正好,陈操之正在惜园吹笛,你随我去见他,你是同乡前辈,以后要多提携他才是。”

????褚俭唯唯称是,心里羞愤难平,跟着陆纳去惜园,那两盆兰花一并搬去。

????惜园百花阁石舫,那石舫前临小池,陈操之正跪坐在舫头红毡上吹竖笛,陆长生陆葳蕤兄妹,还有太守府的几名属官,坐在石舫两侧静听竖笛。

????陆纳在舫尾止步,待陈操之吹完一曲才走进石舫,赞道:“真是妙音,无怪乎恒伊要赠笛,广德兄,等会我让你看卫协画的赠笛图——操之,来见过你的同乡前辈褚丞郎。”

????陈操之起身一揖:“见过褚前辈。”

????褚俭还礼,勉强夸赞了几声,全无那日在真庆道院的热情,心里郁闷到了极点,陆纳这是完全把他降到与寒门陈操之等到的地位了,不过现在也只有忍耐。

????陆葳蕤见到寒兰和墨兰,大为惊喜,真诚谢过褚侍郎,便招呼陈操之道:“陈郎君来看,这盆寒兰是什么品种?”

????陈操之对花卉品种的了解其实不及陆葳蕤,仔细看了看,摇头说不知,只知是寒兰。

????陆葳蕤得意了,说道:“寒兰有四种,青寒兰紫寒兰红寒兰和青紫寒兰,其中以青寒兰最为珍贵,而这株青寒兰尤为难得,名叫‘广香素心’,叶姿优雅,香味悠久——”又指着墨兰问陈操之。

????陈操之道:“这个我识得,叫金边墨兰。”

????陆葳蕤笑道:“是了,就是金边墨兰,这两盆兰花真香,广香素心畏冷,这大冷天的要置于室内才行。”

????陆纳笑吟吟看着爱女欢天喜地的样子,待她与短锄一人一盆搬兰花走后,方道:“操之,你来看看,这是王羲之第七子王献之的书法,王献之今年也是十五岁,与你同龄,你以为他的书法比你如何?”

????陈操之接过《上林赋》麻笺贴,展卷细看,这是王献之的楷体书法,虽不如王献之流传后世的楷体《洛神赋》十三行那般秀逸洒脱圆润自如,但精密渊巧体势清丽,已足可跻身大书家之列,说道:“愧为同龄,操之不如远甚啊。”

????陆纳笑道:“操之莫要气馁,王献之是书法奇才,有书品第一的父亲指导,自身练习又极其刻苦,据传王献之十二岁时向其父王羲之请教书法秘诀,王羲之就领着他来到后院,指着后院那十八口大缸说书法秘诀全在这十八口大缸里,你用这十八缸水磨墨,水用完了,自然领悟了书法的秘诀——其勤奋如此,江左年轻一辈以他为第一,不过操之,我对你也寄予厚望,待你遍摹诸家名贴,苦心妙悟,三年后未必不可以与王献之一较短长。”

????陈操之不卑不亢道:“多谢使君赏识,操之敢不努力,虽不能及,心向往之。”

????褚俭勉强坐了一会,便告辞回府,痛责褚文彬,说生儿不孝,致使他这个父亲低声下气去求人,真是有辱家声。

????褚文彬跪伏于地,听着父亲长吁短叹,不敢作声。

????一边的褚文谦小声道:“叔父息怒,这都是侄儿的错,侄儿不该与陈操之赛书法——”

????“现在莫说这些!”褚俭打断侄子褚文谦的话,冷笑道:“你们是没听到,陆纳把那个陈操之夸到天上去了,说陈操之可以和王逸少的儿子王献之相比,王献之是北来士族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陆纳把陈操之与其相提并,意思是说陈操之是吴人年轻一辈的翘楚了,把我江东的士族子弟置于何地?真是笑话!”

????褚文谦问:“叔父,那我们以后该怎么做?”

????褚俭缓缓道:“且先隐忍,让那陈操之得意一时,觅机再给他致命一击,我不信我褚氏斗不过一个乳臭未干的寒门贱种——文彬,徐氏学堂你不必再去了,那个什么叶柱也莫要再搭理,这些小手段没什么用,要就要用狠的。”

????褚文彬问:“爹爹是想找人杀了陈操之吗?”

????褚俭气极反笑:“蠢货蠢货,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那是北伧流民才干的事,我褚氏堂堂士族岂会如此野蛮,再说了,杀了陈操之有什么意思,我就是要打压他,要让他寒门陈氏永无出头之日,这样才痛快!”

????六^九^中^文地址:\WWW。69ZW。COM\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