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一 玄心 二十三、异相-上品寒士 ag亚游体育,ag亚游游戏下载|平台,ag平台客服|开户

上品寒士

卷一 玄心 二十三、异相

卷一 玄心 二十三、异相2017-11-15 15:2:27Ctrl+D 收藏本站

????$请到 wwW.69Zw.Com 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给农户田产评定品级之举弊端极大,朝廷官府并不能因此而获得更多的租税收入,却给了奸吏猾胥剥善害民贪赃枉法的机会,有些吏治黑暗的郡县甚至造成农户树不敢种田不敢垦,屋墙颓败都不敢加泥的地步,生怕被提了品级升了户等,遭受繁重捐税的敲剥。-.CoM

????但钱唐县这些年来吏治一直还算清明,而且品评田产是十年一次的,因为十年间土地肥瘠或许会有变化,吴郡十二县上次田产品评是七年前,还未到十年之期,这鲁主簿一上任就要这样折腾善良农户?

????陈操之安慰母亲不要多虑,西楼陈氏的二十顷地都在明圣湖畔,怎么也不可能评为上品田地!

????明圣湖这一带两百年前几乎没什么居民,因为以前这湖与海相接,水是咸的,就连打出来的井水都是咸的,后来湖与海隔开后,附近山涧的水往湖里聚集,年深日久,这湖水逐渐成了淡水,湖边也就逐渐有了人家。

????陈母李氏道:“就怕北楼的那个陈流暗地里捣鬼,怂恿你六伯父谋夺我西楼田产的其实就是这个陈流,陈流在县署做刀笔吏,说那些话不会是空口无凭的,得防着他点。”

????陈操之想了想,说道:“明天孩儿找四伯父说说这事,家族内部的事就在家族内部解决——娘,你好好歇息吧,不要太操心,有孩儿呢,孩儿如今长大了是不是?”

????陈母李氏慈爱地摸了摸儿子的脸颊,道:“你也才十五岁嘛,就要为家事操心,每日还要勤学苦读,娘看着都心疼——好了,丑儿也早点歇息,今日走了这么远的路,就不要再熬夜读书了,听到没有?”

????陈操之唯唯而退,回自己卧室时房里亮着灯,小婵和青枝在等着伴他夜读呢,这才记起今日走得匆忙,在葛仙翁书房里选好的《淮南鸿烈·内篇》第一卷忘了带回来,只有过几日再去取了,当即上前微笑道:“小婵姐姐青枝姐姐,我娘命我早点歇息,今日就不夜读了,我也的确累了,半日时间四十里路来回,先前不觉得,现在双腿象灌了铅一般沉重。”

????小婵即道:“让青枝给小郎君捏捏腿吧。”

????“啊!”青枝惊道:“是小婵自己想给小郎君捏腿,却借我说口。”

????小婵红了脸,自我譬解道:“都服侍过小郎君沐浴,捏捏腿又怎么了?”

????陈操之笑道:“哪敢劳烦两位姐姐,好了,我去睡了,明日早起登山。”

????回到卧室,陈操之自己给自己按摩了几下腿,倒头便睡,虽有烦心之事,但相信自己能够解决,睡得依然香甜。

????一觉醒来,神清气爽,除了双腿还有点酸胀之外全身精力尽复,洗漱毕,照例下楼准备上九曜山练习吹箫。

????来德已经等在大门口,少年冉盛和独臂荆奴也在。

????昨日来福问那荆奴会什么手艺,答曰会打铁,不过现在断了一臂,怕是打不了铁了。

????来福也没指望这一老一少能帮上多大的忙,便安排二人暂时看门守院以及照看那三头鲁西牛,农忙时再下地帮忙,也许还没等到农忙,他二人就要跑了。

????少年冉盛也想随陈操之登山,陈操之答应了。

????史载晋武帝司马炎人物魁伟,立委地,两手过膝,这少年冉盛虽然站着不能两手过膝,但也没差多少,真是异相,而且善能奔跑,登山渡岩如履平地,其实他也没怎么跑,但没两下就超到陈操之和来德前面,站在那等。

????陈操之知道来德脚力也健,鼓励来德与冉盛比赛,看谁先到达山顶?

????胜负完全没有悬念,落在后面的陈操之仰头望,人高马大的冉盛矫捷如猿,登山宛若在平地上奔跑一般而论快,来德憋足了劲却是越追离得越远。

????等陈操之到得峰顶,就听来德很不服气地道:“能跑不算本事,咱们比力气,看谁大?”十六岁的来德很有两膀子蛮力。

????冉盛问:“怎么比?”

????来德四处看了看,指着陈操之时常坐着吹箫的那块大石头道:“就比这个,搬得动这块石头我就服你。”

????冉盛问:“来德哥你搬得动?”

????来德老实道:“我搬不动,只能摇晃它几下,只怕有三百多斤重吧。”

????晋制度量衡一斤约为后世的三百五十克,即便是成年壮男也搬不动这样的大石头。

????十二岁的少年冉盛却道:“我试试。”摩拳擦掌,弯腰扳定大石头,猝然力,石头离地数寸,然而力有不逮,石头重又落回地面。

????来德咋舌道:“你强,你强,我不如你。”

????冉盛道:“这不算,我也没搬起来,我再试一下。”

????陈操之立在一株矮松下,只见冉盛深吸一口气,塌腰昂头,那眼珠子陡然变得血红,额角青筋直绽,“嗨”的一声闷吼,竟将那块大石头举至胸前,还走了两步——

????来德是目瞪口呆了,陈操之道:“当心,莫砸到脚。”

????“砰”的一声岩石震动,石头落地。

????一直到下山时,冉盛的红眼珠才恢复正常。

????在坞堡门前,陈操之又遇到了北楼的陈流,陈操之彬彬有礼地招呼了一声:“七兄早”。

????陈流以为陈操之终于沉不住气要开口相求了,心里得意,面上冷笑:“十六弟,早起登山好快活啊。”

????陈操之道:“这次品评田产,不知由哪位县吏主持,七兄想必知道。”

????陈流本不想回答,转念一想若不回答会被陈操之误会,这少年人懂得什么,你不回答他还以为你不知道,便道:“我自然知道,便是县上鲁主簿,鲁主簿前日亲口对我说的。”

????“哦,鲁主簿亲口对你说的。”陈操之重复了一句,又道:“若我请七兄代为关说,需要备多少钱帛?”

????陈流光着眼问:“你求我?”

????陈操之淡淡道:“算是吧。”

????陈流看着陈操之那超脱淡然的样子心里就不痛快,求人也要有求人的样子嘛,胁肩谄笑会不会,他陈流在鲁主簿面前不就是这样的吗,欺陈操之年幼,直截了当道:“十顷地,立字画押到我名下,我自会代你关说,日后杂役也给你免了。”

????陈操之点点头:“明白了。”转身便走。

????陈流以为陈操之要去请示母亲,说道:“关说要趁早,莫要迟疑,不然的话事到临头悔之晚矣。”

????陈操之头也不回道:“七兄等着,过一会请你到祖堂说话。”

????陈流看着陈操之挺拔的背影向西楼而去,觉得心里还是不痛快,虽然十顷地即将到手。

????——————————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