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一 玄心 十五、停云-上品寒士 ag亚游体育,ag亚游游戏下载|平台,ag平台客服|开户

上品寒士

卷一 玄心 十五、停云

卷一 玄心 十五、停云2017-11-15 15:2:18Ctrl+D 收藏本站

????$请到 wwW.69Zw.Com 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陈操之将两只兼毫长锋笔搁在砚台上,十指交叉,看着自己写的这幅字,觉得两种书体都有进步,颇感欣慰。(->

????散骑常侍全礼先前一直沉浸在陈操之独树一帜的行楷书法中,这时才觉陈操之用这两种书体写的是一仿《诗经》体四言诗,全礼也算博览群书,但却不知这诗的出处,他用晋朝官话洛阳腔吟咏道:

????“霭霭停云,蒙蒙时雨,八表同昏,平路伊阻。

????静寄东轩,春醪独抚。良朋悠邈,搔延伫。

????停云霭霭,时雨蒙蒙。八表同昏,平陆成江。

????有酒有酒,闲饮东窗。愿言怀人,舟车靡从。

????东园之树,枝条再荣。竟用新好,以招余情。

????人亦有言:日月于征。安得促席,说彼平生。

????翩翩飞鸟,自我庭柯,敛翮闲止,好声相和。

????岂无他人?念子实多。愿言不获,抱恨如何!”

????吟罢,赞道:“比兴复沓,哀而不怨,诚国风之流亚也,好诗!好诗!”又问:“操之小友,此诗何名?何人所作?”未等陈操之回答,他自己就挥动着麈尾朗声大笑起来,说道:“想必操之小友又要说‘君食鸡子,觉其味美,难道还追问是哪只鸡所生的吗?’哈哈,妙哉斯言!”

????丁异和禇文谦面面相觑,都不明白全礼话中之意,什么鸡子母鸡的,简直莫名其妙,但有一点很明确,全礼很欣赏陈操之,竟然不顾尊卑之分称呼陈操之为小友,这真让丁异和禇文谦大为吃惊。

????陈操之躬身道:“长有问,小子敢不作答,此诗名《停云》,托以怀友,实思故亲。”

????全礼摇头赞叹不已,命侍将陈操之这幅字收起,他要带走,又对禇文谦笑道:“丁氏娘子有如此小郎,禇君要娶之大不易啊,哈哈,丁兄,在下告辞了。”也不待主人相送,迈步便出了大厅,厅廊下自有全氏仆役接应。

????禇文谦满面羞惭,全常侍虽然没有直言陈操之的书法在他之上,但那态度不言自明,尤其是最后那句“娶之大不易”的话,简直让他有无地自容之感,僵着一张敷粉难掩其黑的脸,向丁异告辞,再不提半句求亲之事,匆匆而去。

????丁异还有点没回过神来,两位贵客出门他都忘了相送,转头四顾,窗明几净的正厅除了几个侍之外就剩他和陈操之了。

????陈操之正准备起身回小院,却听厅壁左侧那张镂刻精美的竹帘后传出丁幼微的声音:“小郎,到这边来。”

????陈操之便径直掀帘进去,见嫂子丁幼微与其叔母吴氏隔案对坐,雨燕和阿秀侍立一边,嫂子帷帽已摘下,双眸明亮如星,洋溢着不可言说的欢喜。

????吴氏则茫然不明所以,她只看到陈操之与禇文谦较量书法,好象也没分出高下吧,那禇文谦怎么就告辞了呢,不娶幼微了吗?

????吴氏起身正要出去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刚一撩开竹帘却见那个贵客全常侍去而复回,便赶紧退了回来,随即便听到丁异唤道:“操之,全常侍有话问你。”

????陈操之回到厅中,只见意态洒脱的全子敬笑呵呵从身边随从手里接过一卷纸本,递给陈操之道:“近来衰惫多忘事,这是昨日江边赠笛人托老夫交给你的,上面录有如何保养柯亭笛的种种秘法,说来稀奇,他又怎知老夫一定就会再遇到你?——操之小友,那柯亭笛当世无二,你要好生珍惜才是。”

????“什么?柯亭笛?”丁异惊诧道:“柯亭笛是桓伊桓参军心爱之物,怎么赠给陈操之了?”

????桓伊,字叔夏,小字野王子野,祖籍谯国铚县,乃名将桓宣之子,与谯国龙亢的桓温家族是远亲,现任桓温军府参军,以风雅着称,善音乐,曲尽其妙,号称江左第一。

????全礼笑道:“除了桓野王,还有哪个有如此旷达风致?不过赠笛之后桓野王还是忽忽若有所失,意有不舍,不能忘情啊,是以让老夫代为寻访,望小友珍惜此笛。”

????陈操之心道:“还真是柯亭笛啊,昨日那赠笛人竟是大名鼎鼎的桓伊,桓伊是东晋名士,《世说新语》里有一则写道:桓子野每闻清歌,辄唤‘奈何’,谢公闻之,曰:‘子野可谓一往有深情。’雅人深致,让人神往。”当即道:“君子不夺人所好,烦请全常侍将此笛带回交与桓参军吧。”

????全礼大笑道:“岂有此理!若如此,桓野王岂不为人所笑,半世雅名休矣!对了,还有一事,老夫又差点忘了——,”说着揉了揉脑门,续道:“你把昨日所奏的两支曲子的曲谱录下来,桓野王深爱那两支曲子,只听一遍,未记全。”

????陈操之道:“容我细细录谱,明日再交与全常侍如何?”

????全礼道:“好,老夫明日派人到这里来取。”扭头对身边那个随从道:“明早提醒我一下,免得又忘了。”

????那随从应道:“是。”

????……

????丁异送罢全礼回到正厅,吴氏正等着他,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幼微的婚事成不了啦?

????头戴黑纱帽的丁异手捻白须,摇头苦笑道:“没听全常侍说吗?丁氏娘子有如此小郎,谁敢娶啊!”

????吴氏不忿道:“幼微早已不是钱唐陈氏的人了,若不是夫君宽容,允许他陈氏叔侄一年来探望一回,陈操之如何能上得我丁氏之门?竟还来管幼微出嫁之事,这与他陈氏何干!”

????丁异这回倒没有特别动气,说道:“还是幼微自己不愿嫁啊,所以推出她小郎来支吾,我倒是没想到陈操之竟然小有才,就连桓参军全常侍都看重他,如此看来,这个陈操之前程应不在其兄陈庆之之下。”

????吴氏道:“陈庆之就算不夭寿,以他的寒微门第还能升到高品显职去!依妾身看,这陈操之即便再有才,也只是下品浊吏的前程,在钱唐怎么也不能与我丁氏相提并论。”

????丁异还在捻须摇头,说道:“罢了,幼微硬是不肯嫁,我这个做叔父的也不好强逼她,传扬出去名声也不好听,毕竟女子守节乃是美德,罢了,就随她去吧——”

????“啊!”吴氏瞪大眼睛道:“夫君要放幼微回陈家坞?”

????丁异失笑道:“焉有是理!我不会象先兄那样糊涂,接回来的丁氏女郎怎么能让她再回寒门去,我钱唐丁氏岂不成了他人的笑柄了!”喘了口气,继续说道:“我是说幼微愿意守节就随她,以后莫要再四处托人为其说媒了——唉,这次求亲不成,那禇文谦又自感大失脸面,只盼禇氏不要迁怒我丁氏才好,士族失和,又在同县,总是不美。”

????吴氏道:“禇文谦要恨也只会恨那陈操之,怪不到咱们丁氏头上。”

????丁异捻须不语,心道:“钱唐士族对我丁氏与寒门陈氏联姻一向冷眼暗笑,这下子好了,本县士族领全常侍也看到了,当年幼微嫁给陈庆之也不完全是因为先兄昏愦,陈氏子弟家世虽然寒微,但德与才还是值得赞许的,全常侍不也赏识陈操之之才吗?今日之事传扬出去,对我丁氏日益衰微的族望或许不无裨益。”

????——————————

????新的一周即将开始,为冲新书榜,小道向书友们求推荐票,小道码字很慢,能献给书友们的只有不懈的坚持和无愧于心的寒士品质,请大家把寒士顶上去吧,非常感谢!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